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712678.com >

爱看不看爱买不买;吴冠中愿得自己心我画我画画画

发布日期:2019-09-06 02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△1945年8月,毛泽东和蒋介石在重庆合影。经过四十三天艰苦谈判,国共双方代表于10月10日签署《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》(即《双十协定》)。

  1912年,张作霖的原配妻子赵春桂病逝,身后留下三个孩子:大女儿张首芳,儿子张学良和张学铭。姐弟三人和狗狗小白被张作霖接到沈阳,张作霖此时已有四房姨太太,并被新上任的大总统袁世凯任命为陆军二十七师师长。其后,张作霖乘坐火车前去面见袁世凯,身为老七的他在火车上豪气冲天的告诉自己的一众把兄弟(老大马龙谭,老二吴俊升,老三冯德麟,老四冯玉麟,老五张景惠,老六孙烈臣,老八张作相):奉天是自己的,别人休想染指。

  昨日凌晨1时许,记者联系到发微博的同学,她说,这事发生在位于城西这所高校的10号女生宿舍楼下。“当时男主角手里捧着一束百合花,他的同学帮着摆上‘LOVE’形的蜡烛。女主角还没下楼,校警赶来,直接用脚把蜡烛踢散,接着端了两盆水把火星都浇灭了。”

  还是早春二月,就在记事本上标注了8月29日,那是“文艺青年”(陈丹青语)吴冠中先生百年诞辰。本来计划好写篇小文附庸风雅,奈何昨日浓睡不消残酒,只得今晚勉强援笔溽墨,草草数行,聊表伪画迷寸心。

  吴冠中先生人如其名,同侪中冠绝中华,无论是画作价格还是艺术功力。(国际商报-中国商务新闻网 陈宏)

  吴的初心本是人物画,奈何巴黎学成归来时乖命蹇,终以风景画名扬四海,是悲是喜、是福是祸?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,打开了一扇窗;亦或是关上了一扇窗,却为吴冠中打开了一扇门?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不容假设,更何谈人生不满百的画家。

  贝多芬要扼住自己命运的喉咙,吴冠中则是紧握手中的画笔。能画什么就画什么,什么都不能画则心向往之。

  八九十年代常常路过王府井,每每觉得工艺美术商店里的工艺品,不管是标价几百还是几千,俗不可耐。现如今这些物件已然炙手可热身价百倍。一度怀疑自己的审美出了毛病,后来看到吴先生将那些黄杨木雕、牙雕、石雕称为陈腔滥调,方觉释然。岂言见与大师同,只是窃喜愚者千虑总有一得。

  石涛总结出的“古人之须眉不能长我之面貌”的艺术创作真谛,令吴冠中击节叹赏。他的画作堪称中中有西,西中有中;亦中亦西,不中不西。(国际商报-中国商务新闻网 陈宏)

  吴冠中一再提及美盲要比文盲多,解者无多。七十年代末吴赴中央美院讲座,高声历数十大美学问题。当时的毛头小伙儿今日画名已满天下陈丹青只记得一条:“美”不是“漂亮”,“漂亮”不是“美”!

  吴冠中曾忆及1979年第五届全国美展,展出他一幅《红莲》,可说是唯一或极少几幅没有解释政治内容的画作,不少观者上下左右“求索”,还有人写信问:这是不是象征出淤泥而不染的周总理?

  当然,什么是美,吴冠中的观点也未必就是定论,但总是一家之言、大家之思。想必是青年时代负笈留洋的缘故,吴先生对法兰西情有独钟。六七十年代访华外国政要都去长城游览,唯有法国的蓬皮杜总统宁可做不到长城也得一观云冈石窟的非好汉,同样游学高卢的周恩来欣然陪同前往。

  吴冠中曾慨叹:鹿死于角、獐死于麝,我将死于画乎?对自己的画作动辄拍出上千万、过亿的价格,淡然处之。骄傲地称自己靠教书(画)养家糊口。后来知道一众买画者将自己的画儿“金屋藏娇”,以待来日升值牟利,吴先生便不再出让自己的精品,而是将佳作无偿捐献国内外博物馆,以利“老百姓随时看到”。

  以笔者之谫陋,自然无法描摹吴冠中先生之心境。猜度应该是画自己的画,别人爱看不看、爱买不买。

  遥念大师,退避三舍犹不及。我们写自己的文章,拍自己的照片,还是希望您不爱看也看看,王中王最快开奖现场,指着您的点赞转发换酒钱,拜托。(国际商报-中国商务新闻网 陈宏)

  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邮编:100078 投诉电话:(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)